设为首页收藏本站今天是

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日本展览引争议 现场情况如何

2019-1-17 13:30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241| 评论: 0|来自: 环球时报

摘要: 【威廉希尔手机中文版中国 陈运发 】据《环球时报》报道:“纸寿千年,展一次伤一次”。近期引发两岸网友巨大关注的东京国立博物馆《颜真卿,超越王羲之的名笔》展览于1月16日至2月24日正式举办。16日上午九时,东京国立博物馆门前 ...

      【威廉希尔手机中文版中国 陈运发 】据《环球时报》报道:“纸寿千年,展一次伤一次”。近期引发两岸网友巨大关注的东京国立博物馆《颜真卿,超越王羲之的名笔》展览于1月16日至2月24日正式举办。

16日上午九时,东京国立博物馆门前已经排起了长队。园内的展板上张贴着印有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的宣传海报。《祭侄文稿》展览区位于一号展厅与二号展厅之间,是一个独立展区,展厅前有工作人员提示展厅内请勿拍照。

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抵达东博时,虽然10个售票窗口还没有开,但馆前已甩出一个长长的队伍。事先买好预售票的观众,也在排着长队等待入场。记者在入场前采访了一位60多岁的日本女士,她表示,自己从小就知道颜真卿,现在她是一家书法团体的成员,成员第二天还要一起来,“自己先来探路,明天还会再看一次”。

此次展览共分6章,两个大展厅,除了《祭侄文稿》外还有其他唐代书法大家的作品。解说不限于书法作品本身,还有作者的生平故事等,包括从字体变迁到宋代对颜真卿的评价,以及对后世、对日本造成的影响。或许是日本对作品本身的敬意,也或许出于外界压力,《祭侄文稿》被安排在一个独立的展厅,展出规格较高,除中文古文外,内容还被翻译成日、英、韩等语言。

此前,针对台北故宫博物院要将中国书法史上公认的“天下第二行书”——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单方面借给日本展出,有可能给文物造成伤害一事,环球时报-环球网记者三次询问东京国立博物馆,对真迹是否有特殊保护措施,对方两次改口,最终表示,“《祭侄文稿》届时将会在单独的房间里,装在玻璃柜中进行展示。游客是禁止对其进行拍照的,只有拥有许可的媒体记者可以进行拍照,但也必须隔着玻璃柜进行拍摄,并且不能使用闪光灯。”

台湾一名有25年收藏经验的专业古董收藏家在《故宫外借国宝,文物保存掀危机》一文中指出,《祭侄文稿》全名《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》,是唐朝书法家颜真卿所书,后世誉为“在世颜书第一”、“天下行书第二”,与王羲之《兰亭集序》、苏轼《寒食帖》合称“天下三大行书法帖”。

唐玄宗天宝十四年(公元755年)安禄山兵变,势如破竹般直捣京城,颜真卿堂兄颜杲卿及其子颜季明镇守常山郡(今河北省正定县),颜氏一门30余口被害。两年后,颜真卿收复常山郡,命人至河北寻得颜季明尸骸,悲愤莫名,挥泪写下《祭侄文稿》。

文章指出,“颜体字”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并不陌生,从小写毛笔字的时候,多是临颜真卿的《多宝塔碑》和《麻姑仙坛记》入门。颜真卿在面对巨大的国难与家变,更不舍其侄遇难之后,竟只剩一颗头颅,无比悲愤和激动下,挥泪振笔疾书,写下《祭侄文稿》,其文章叙述了一段国仇家恨的历史,其字迹酣畅淋漓、一气呵成,后世书法名家辈出,但临帖《祭侄文稿》虽千百遍也无法达到它的氛围。

针对台北故宫博物院出借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一事,《光明日报》发表评论称,台北故宫博物院将珍贵的《祭侄文稿》送到日本做展览,再加上日本的文物损坏“前科”、台北故宫出借程序受质疑、现任院长推诿责任等事实,引发了民众质疑。

文物是一个民族的精神肖像,是集艺术、历史、精神等价值为一体的文化符号,人类在历史上所创造的文化遗存已毁坏和消失了大半,留存到如今已实属不易,且文物一旦损坏,将难以复原。台北故宫的此做法对文物而言,实非幸事,希望其能撇开其他因素,慎重考虑文物外出展览一事;也希望《祭侄文稿》的落款“子孙保之”,真正成为一份代代相传的承诺。
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