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今天是

宁夏盐池:家家有产业 户户能贷款 人人有收入

2019-5-4 21:26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10| 评论: 0

摘要:   图为惠安堡镇滩羊养殖户在给羊添加饲料。资料图  本报记者张国凤龙成  一步一步做产业犹如爬楼梯,可能需要十年甚至一代人的努力;金融仿佛是给产业发展配上了一辆车,原本需要十年走完的路,在短短一两年内 ...

  图为惠安堡镇滩羊养殖户在给羊添加饲料。资料图

  本报记者张国凤龙成

  一步一步做产业犹如爬楼梯,可能需要十年甚至一代人的努力;金融仿佛是给产业发展配上了一辆车,原本需要十年走完的路,在短短一两年内便就可抵达。

  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东部的盐池县,水资源极度匮乏,特殊的地理位置、苛刻的气候条件、脆弱的生态环境、薄弱的基础设施,使得盐池县贫困人口占比大、贫困程度深。而正是本地独特的环境造就了不可替代的滩羊产业,80%群众发展滩羊产业的意愿都非常强烈,但实际过程中,群众贷款难、贷款少、贷款贵,没有发展本钱,成为长期以来制约群众脱贫致富的突出问题,2017年盐池县成功脱贫摘帽,盐池滩羊特色产业是带动本地农户脱贫的核心。

  脱贫靠产业、产业靠金融。盐池县把扶贫资金、金融产品与富民主导产业有效嫁接,走出了一条金融扶产业助脱贫的盐池模式,那么盐池是如何有效发挥金融功效助脱贫?记者近期走进了这地处毛乌素沙漠南缘的盐池县。

  落地宁夏,春天的黄土高原,褪去了冬天的寒冷色调,碧蓝的天空、金色灿烂的阳光,似乎给深黄的土地披上了一件温暖大衣。不见久闻中的“漫天灰土难见天日”,映入眼帘的只有干净的青色公路、以及在道路两旁成片的绿树嫩芽。

  解产业发展难题——滩羊、品牌,聚集资源做强特产

  一望无际的黄土地,远远地与天交接,成片的灌木丛,整齐划一排列着,这不正是最佳的自然牧场?但却见不到一只牛羊。

  “外边早就已经禁牧还林,我们去外边放羊可不行,一来抓住要罚款的,而且又会破坏植被,都放羊放牛,沙尘暴又会来了。”盐池县惠安堡镇烟墩山村村民杨春云解答了记者的疑问。

  走进杨春云家,老杨便招呼着让女儿赶小羊出栏喂食,今年66岁的杨春云身体依旧健壮,亲自动手将堆放在地上的饲料一铲一铲地铲入小羊的“饭碗”里。因天生右眼患有视力障碍,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二十多岁外出找寻工作无路,便回到盐池养羊。

  “当时工作也找不到,这儿土地薄又没有水,当农民这地也没法种啊,没办法就只能养羊了,那个时候我也是咱们村最早开始养羊的。”杨春云轻轻一笑回忆道。

  经过近四十年的沉淀发展,家里的羊舍修缮、翻新、扩建了很多次,在这个过程初期中,技术、资金和销路问题始终是横在老杨心中的几道坎。最开始养羊的时候也不懂技术一直自己蒙着养,后来盐池县政府制定了27项操作技术标准规范,根据技术标准老杨自己学自己琢磨,从最开始不足10只到现在存栏达到700多只的规模家庭农场。

  “现在政府的政策好咯,村里人给我担保,银行都能给我贷款发展养殖,每头羊政府还给我补贴,而且现在只要有羊出栏就有人来收,一点都不愁卖。”老杨开心地大笑道。

  据了解,杨春云所说上门收滩羊的,正是盐池县政府主导成立的地方行业企业——盐池滩羊集团,集团覆盖整个盐池县的滩羊养殖户,通过民间选育和专业培育,扶持养殖户繁育基础母羊核心群,构建了开放式滩羊选育体系,并且制定操作技术标准规范27项,打造本地滩羊技术壁垒。

  近年来,盐池滩羊品牌越做越大,在北京、广州、三亚、厦门等10个城市举办了数十场品牌宣传推介会,并且上过G20杭州峰会、“金砖五国”会晤和“十九大”京西宾馆国宴餐桌。

  “我们这里的地理环境、气候条件还有稀缺的绵羊品种,造就了本地盐池滩羊的独特品质,我们聚焦标准体系建设,可以有效保障盐池滩羊肉的纯正品质和质量安全。”滩羊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  根据去年的盐池县政府工作报告,盐池县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达9458元,已远超绝对贫困线;而高收入中一半以上都得益于滩羊产业,以滩羊为主导的特色产业产值占农业总产值的80%以上,辐射了全县95%的贫困村和贫困户,全县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的24.5%下降到2017年底的0.66%以内。

  破农户贷款难题——担保、评级,给予相应授信额度

  本地跟老杨一样的养殖户还有很多,前些年因为缺乏资金难以形成规模,不过自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,依托本地优良的产业基础,将金融工具深入产业、深入农户,精准破解贷款难题。

  以前在惠安堡南部萌城山区的四股泉村村民姚文礼,在家啥也不干,天天蹭酒喝,是村里有名的贫困户,后来整村搬迁至中部平原地带后,他便想养羊,但在贷款时遇到了太多障碍。

  “以前在山里没有工作可以做、也不知道该干什么,所以就浑浑噩噩的过日子,搬来这里后发现采摘黄花、养羊都能挣到钱,去哪里也都方便,闲着也不是办法,那就想贷点钱养羊,不过当时找了亲戚朋友,谁都不愿意给我担保,也很无奈。”姚文礼说。

  村上看到这个情况后,支部书记杨彬君便调动支部帮扶,党员1带1,后来通过村支委三人给他担保借款,现在他家养羊100多只,家庭年收入达到4万多元,2016年已实现脱贫。

  “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,没有对比就没有觉悟,看到身边的人都富了,这种环境让他不得不干,那既然愿意干,我们就愿意并敢于给他担保。”四股泉村支部书记杨彬君告诉记者。

  离开姚文礼家时,赫然看到门口悬挂着“AAA级信用户”的牌子,老姚说这是政府的人来给他发的评级证,他现在再贷款都不需要担保,他还给本村其余4户农户担保贷款20余万元。

  据盐池农商行工作人员介绍,盐池县针对于无人担保、无物抵押的贫困户建立了“631”评级授信模式,将诚信度、资产状况、基本情况三项指标的评级权重设为60%、30%、10%,并且基于631的基础数据,建立了乡、村、组、户的四信评定系统,按照“1531”的权重,将精神文明10%、信用情况50%、家庭资产30%、基本情况10%,四项指标作为第二道标准,将全县所有农户的信用情况由低到高分为A、A+、AA、AAA四个信用等级,分别给予2万、5万、5-10万、10万的授信额度,并且实行贷款额度、利率优惠与信用等级挂钩,推行免担保免抵押贷款。

  目前,全县已评出信用乡镇8个,实现全覆盖,信用村92个、信用组525个,达到95%以上,信用户4.8万户,达到90%以上。全县扶贫小额信贷贷款余额达到33.1亿元,2018年新增扶贫小额信贷6.67亿元,发放村级互助资金2.22亿元,贫困户户均贷款8.8万元。

  防风险管理难题——除“黑”、保险,保护农户平稳发展

  农户贷款一放多,便面临逾期违约风险;产业规模一做大,便面临结构风险。

  当时种羊都订好了,羊舍也建好了,就差最后一笔款,原本可以贷款的可就是怎么都贷不出来了。惠安堡镇建档立卡贫困户石有海回忆起2016年底被银行拒贷的委屈和无奈。

  说起被拒贷的原因时,石有海一脸惆怅,2016年6月份,他为亲戚张秀玲提供担保,在农商行进行了贷款,后来因为发生风险事件,张秀玲逾期了,他也不得不跟着承担连带责任,这让本就是贫困户的石有海雪上加霜,原本盼着当年养殖滩羊规模扩点能增加收入,卖羊的收入大部分都投进去了,资金链断了,并且还被银行列入“黑名单”,这成为了他脱贫致富最难以跨越的一道屏障,除“黑”自此便成为石有海最大的心愿。

  好在次年政府开始解决建档立卡贫困户黑名单,老石第一时间递交了释放申请,后经查实,认定石有海并非恶意逾期,银行给予重新授信,2018年石有海在农商行顺利贷款10万元,并全部用于扩大滩羊养殖。

  “有很多贫困户受过去给物给钱的扶贫方式影响,简单的将贷款混同于扶贫救济,造成了贷款逾期,被列入黑名单,其实是很不划算的,我们对非恶意的黑名单贫困户进行了梳理清查、分步释放,释放后会给予二次授信。”盐池县政府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据了解,截至2018年底,全县共释放黑名单建档立卡贫困户968户,全部重新授信,放贷金额达6984万元。

  虽然“盐池滩羊”是国字号品牌,享誉海内外,但是羊肉作为商品,还是具有市场价格波动的属性,价格不好时势必打击养殖户的信心,影响到产业的健康发展。

  为此,中国人保专为养殖户量身定做了滩羊保险系列产品。据介绍,2016年每只保费30元,保险合同约定滩羊肉每斤20元,主要承担因市场价格下跌导致谈羊肉的销售收入低于每斤20元时,保险机构按照保险合同约定负责赔偿。2017、2018年每只保费提高到39.6元,合同约定价格每斤22、26元,而滩羊肉成本价大约为每斤17元。

  根据本地的特色产业,目前已开发基础母羊养殖保、黄花种植保、荞麦产量保等产业类保险。同时,针对于金融机构贷款还推行了金融信贷保和村级互助社成员保,盐池农商行董事长徐海云告诉记者,“有了保险,我们放贷更放心了,支持脱贫富民就更有信心了。”

最新评论



返回顶部